河北衡水桃城区郑家河沿镇路家庄村
本站网址:
416324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我的风采

摘自我的长篇小说【豌豆】

发布时间:2018-03-26 19:28:27     阅读:49 举报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睁开睡意朦        豌豆,豌豆,你又尿炕了,草花边喊边拉起被窝中的小豌豆,豌豆胧的眼,
        草花娘,俺又尿了,你打俺吧。豌豆摸着湿乎乎的被子说。草花苦笑了一下说,豆豆,娘不打你,要打你,还不早把你打死了,你一晚就尿几回。来、到娘这边来,娘给你暖着。草花说着抱起浑身湿透的豌豆,爱怜的放在自己的身边,自己挪到那湿湿的褥子上。豌豆拉着草花的手说、娘我大了给你买好多的被子,好好孝顺您。好孩子有你这句话娘就有奔头了,草花说着点点头。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豌豆那瘦弱的小身躯,亲了亲豌豆的脸说,睡吧豆豆。
      豌豆在草花温暖的怀里很快又进入梦乡,凉湿褥子沁湿草花的身子,看着豌豆那甜甜的睡样她陷进往昔的回忆。
      草花的母亲临闭眼的时候,把草花托付给了草花的叔叔,扔下年仅十四岁的草花就撒手去了 ,任凭草花呼天喊地娘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,两年的时间父母双双离世,难怪庄子上的人都在讲、这个闺女命硬,年纪小小就克死了爹娘,是个苕把星,就连同龄的孩子们都不和他玩。
       叔叔家有一个男娃,小名叫狗子,比草花小两岁,在山南庄子的私塾上学,草花每天都要接送堂弟上下学。
       哎、狗尾巴草,来背着我,狗子向草花吆喝着,草花蹲下,调皮的狗子趴在草花的背上,用脚踢了一下草花的屁股,喊了一声、驾。草花用力直起身,说、弟弟别动啊,要不就摔跤了。狗子用手拉扯着草花那凌乱的小辫,就像牵着一头小毛驴,弯弯的山路,高高的陡坡。草花背着堂弟吃力的向上爬着,在瑟瑟的寒风中草花的单衣早被汗水沁湿,歇歇吧,弟弟,我实在走不动了,草花攒着粗气哀求着,不行,上学晚了先生会打手心的,快点,你不要喊我弟弟,谁是你弟弟,俺娘说你是俺家的驴,你是丧门星,你爹娘就是你克死的,快点。狗子边喊边用脚踢着草花的屁股,草花不敢反驳,她知道爹娘不是她克死的,跌是为了给娘治病上山采药落崖摔死的,娘是因为家中没钱看病病死的。草花的眼泪和着汗水地滴落在玩玩的山路上。
             送堂弟到学校后,草花一刻没敢歇息,一路小跑回到山北的叔叔家,她知道如果回去晚了婶子会责骂她的,叔叔在家的时候,婶子对自己还好一点,可如今叔叔为了生计去了煤矿,婶子一天到晚看着自己不顺眼,张口闭口就是、你这个吃闲饭的,你这个苕把星。草花只有忍着,有啥法呢,谁让自己命苦呢,草花有时想自己要是个男孩子就好了,也可以跟叔叔下煤矿了,可人家矿上不要女孩子。
         贱种,你死哪去了,还不去砍材,你这个丧门星。婶子那狼嚎般的叫声又在吆喝,草花急忙跑进柴房,拿起斧子背起柴筐,向外跑去。身后甩下婶子喋喋不休的骂声。
         初冬的寒风打在草花那被汗水沁湿的破烂单衣上,令草花瑟瑟发抖,草花只有用力地砍柴来温暖自己的身子,一阵哗哗的响声随风吹来,原来是娘坟上的白幡在风中抖动,像是娘在呼唤苦命的草花,草花一下扑在娘的坟上,眼泪刷刷落下来,娘啊、娘啊、你怎么就不要女儿了,娘啊、娘啊,草花用力拍打着坟土,凄惨的哭声回荡在山间,没人能够听见,草花趴在娘的坟上就像是趴在了娘的怀里。
  一声寒鸦的鸣叫,惊醒了草花,四周已是漆黑一片,原来草花已经昏死在娘的坟上多时了,草花赶紧背起柴筐向山下跑去。
     草花把柴筐放到了柴房,来到上房推门进屋,嗖的一声、一只大碗砸在了身上,扫把星你死到哪里去了,让你砍柴你跑到哪里偷懒去了,婶子气汹汹叉腰大骂道,草花哆哆嗦嗦的说、婶子俺在娘坟上昏死过去,婶子你别生气了,俺不敢了,俺饿了,俺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。你还想吃饭,狗子下学自己跑回家,身上都被树枝刮伤了,你今天别想吃饭了,滚、去找你那死娘去吧。婶子叫嚷着一把拎起瘦小的草花,扔到了院子里。
     草花擦了擦委屈的眼泪,挪步走进四面透风的柴房,钻进草堆躺下,肚子咕噜咕噜的叫着,更让她寒冷不禁,看着外面漆黑的夜晚,草花又想起了娘,眼泪又流下来,我怎么这么命苦啊,难道我真是扫把星吗,老天爷啊你就可怜可怜我吧。
   肚子太饿了,草花走出柴房摸索着来到粮仓,在盛粮食的瓦缸里抓起一把高粱塞进了嘴里,高粱粒苦涩又坚硬让她难以下咽,卡在了草花的喉咙里,草花淘了一瓢凉水,喝了下去,回到柴房钻进草堆,缩成一团就像一只小狗,或是一直无人问管的小猫。
      还不起来,懒猪、婶子又在院子里喊叫。快去送狗子上学,还睡、太阳都晒屁股了。婶子的脸就像庙里的黑白无常一样吓人。
   草花送完狗子急忙回家,来到上房想问一问婶子干啥活,刚想推门,就听见婶子屋里有男人的笑声,是叔叔回来了,听那声音又不像,草花隔着门缝一看,顿时吓得他掉头就跑。
     

网友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