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衡水桃城区郑家河沿镇路家庄村
本站网址:
416324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我的风采

摘自我的传记【风雨四十年】

发布时间:2018-04-03 15:29:04     阅读:40 举报
以上间隔写了我的爱情经历,有过甜有过痛,可能过多的情节描写,让您读过以后,会让您觉得我是对爱情不负责任的人,情节的叙诉也让人觉得俗,当动笔写这一段落时,我也曾左右再三,最后还是认为只有详细的向各位展现我的爱情经历,才会使我的这部人生专辑才会更显完整性,真实感更加强烈。那一段的爱情的生活毕竟单纯,那一段的爱情的生活,只是简单的追求冲动的刺激和幼稚的想法,直到最后把甜变成了苦,才知道了原因和错在哪里,以至多年以后,从新审视那段爱情,从新把爱情定位,从新把爱和情进行了诠释,才有了感情的深厚和至情至爱的婚姻,也充分证实了那句话那句话,初恋不能叫做真正的爱情。人无论经历那种事情,大概都结出各种各样的结论我从新审视了自己,找出了自己的一些缺失,重新定位了自己的追求和向往,生活还要一天天的过,把握生命每一分钟才能给生活涂上更浓重的一笔。我回到单位后知道了这半年来公司所发生的一切,事故调查以水落石出,,造成这次事故的主要原因,是厂家在安装说明书中的错误的注解,中方及时和厂家做了沟通,挽回了大部分损失,但我们装配班组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,公司重新认定事故的性质,才是我们能在较短的时间内,回到工作岗位,我和我同事们又能在一起和往常一样,奋战在忙碌的第一线了,又是一个春天,我被派到华北石油学校学习企业质量认证和管理,学期一年,这一年我觉得平庸无奇,简单的学程没有留下过多的印象和记忆。由于某种原因,和自己的一些想法,我托关系调到了北京朝阳区房管局,我被安排在行政科工作,主要负责局机关的生活后勤,在这期间我认识了单位车队的一些司机,工作之余就跟他们一起学开车,他们也乐意教我,我也在我的管辖之内给他们开点绿灯,科室工作很闲在,我在这时候去了一趟外婆家。我长这么大 一次也没有去过外婆家,因为我外婆家远在河北的丰宁县,母亲年轻时候随父亲千里迢迢来到我的老家,母亲四十多年一直没有回过老家,更别说我们这些做儿女的了,只是大哥在其间因做生意去过一次,外婆早在多年前辞世,两舅舅和舅妈也都不在了,只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在家,还有大姨健在。来北京几年了,早就想利用星期天的时间去外婆家一趟,圆自己的一个梦想,我下定决心一定去,星期六我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,那时国家还没有实行双休日,清晨我坐上进城公交车,来到东直门长途汽车站,那里早有我侦察好的长途汽车,记得当时北京到丰宁的票价是七块钱,我买了一些面包饮料之类的零食。坐上能圆我梦想的汽车一路向北驰骋,走出怀柔县城就算出了北京,汽车爬上崎岖不平的山路,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大平原,头一次看见大山,做在车上两眼一直盯着车窗外,秋季的山野,翠绿葱葱,山花遍野,远方的村庄时影时现,我的心情也豁然开朗,汽车随山路突上突下,弯弯的山路就像一条蛇,我心生惧怕,生怕汽车失控滑落山下,其实我的担心是多余的,汽车一直稳稳的行走着。车上的乘客不多,有的浑然入睡,有的在闲聊,只有我在欣赏一路的好风光,临近中午车停在一处叫黄花甸子的小站,司机催促人们抓紧下车方便和购物,我下车买了一些苹果回到车上,忽然想起黄花甸子这个地方怎么这样耳熟,我闭上眼睛想了一想,呀、想起来了,我的初恋女友曾告诉我他的外婆家就是黄花甸子,我急忙跑下车,向路人打听黄花甸子离这多远,路人告诉我此地就是,司机在吆喝发车了、发车了,我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村庄,抬脚走进车内,车动了我无心留恋车外的景色,内心翻出沉沉的酸楚,和她分手已经两年多了,不知她现在怎样了,如果能见上她一面多好啊,我的那个她你还好吗,你还记得我吗。突然车内一片黑暗,我从回忆中惊醒,原来汽车在过隧道,司机说往前就到南大梁了,南大梁是到丰宁县图途中的最高山,汽车好像越来越吃力里了,车头和车尾几乎成了半斜状,车外的巍峨的高山,黑青黑青的,蓝天白云、环绕山间,山崖峭壁如刀削一般,苍松翠柏此起彼伏,苍鹰在空中盘旋,远处山上的破败的长城仿佛向来往的人们述说着远古的烽烟战火。汽车喘着粗气终于挪到了山顶,在窗口下望去,好像置身在半空中,汽车前倾着像山下跑去,。已经看见丰宁县城了,越来越近,终于汽车到站了,我赶紧询问司机道南苏庙怎样走,司机告诉我再做去承德方面的汽车,南苏武庙据丰宁还有六十里地。赶巧正有一辆前往承德汽车,车行驶了两个多钟头以后,司机提醒我到了下车吧,姥姥家终于到了。外婆家的村子好大啊,这村子东西足有几里地,我想一个中年人打听表哥的家的住址,中年人热情的领着我前往表哥家,我走进表哥家的院子,轻轻的喊了一声、有人吗,屋内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、谁呀,一个中年女人走了出来,把我让进屋内,我说、你是嫂子吧,我是衡水来的。表嫂立马热情的拉我坐在炕上,炕上躺着一个婴儿,嫂子问、你是老姑家的老几,我说、我是老三,我接着问、我哥呢,你个还没有下班呢。他在公社鞭炮厂当厂长,一会就回来了,嫂子说,走我领你到你二哥家,我跟随嫂子向村东走去,等时来到了二哥家,二哥二嫂都在家,二哥高高的身材,二嫂很是漂亮,正在和二哥聊天时,大表哥也回来了 ,招呼我和二哥二嫂一同去他家吃饭,大表嫂早已备下一桌丰盛的酒宴,热情地款待我,席间哥嫂们极力的劝我喝酒,那时我几乎没有酒量,一会就醉意朦胧了,两个哥哥说明天带我去大姨家窜门,饭吧哥嫂门陪我聊天到深夜,大哥给我端来火盆,哥嫂的热情我觉得比那火盆的炭火还要热。一声雄鸡啼叫,一声放牛来,把我从梦中惊醒,我忙起身穿衣向街上跑去,只见街上三三两两的黄牛,由西向东,自动合群,被小牧童吆喝着向村外走去。我放眼四周,群山环抱的村庄,各家各户泛起的袅袅炊烟,整个村庄犹如飘在云端,四周山梁上青松林海,翠青片片,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气,一股清凉沁入心田,山野的村庄美极了,他老叔,吃饭了嫂子在呼唤我,我转身进院,哥嫂已把饭菜摆好,打个招呼我洗簌,告诉我吃喝洗漱的水都是纯正的山泉,洗罢,嫂子给我端上家乡特产得到米粥,一盆酸菜白肉,粥的清香、酸菜独特滋味令我至今还能回味。二哥来了说和我一起去大姨家,二哥问我冷不冷,我说没事,我和二哥骑上自行车,操山路直奔大姨家,山间小路本是自然形成,坑坑洼洼,崎岖不平,二哥和我边走边聊,告诉我那叫什么山,那叫什么河,还对我讲、要是夏天来,风景可就不一样了,还让我多呆几天领我到处逛逛,走着聊着,前面出现一个村庄,二哥对说大姨家到了,我随哥哥走进一座四合院里,来到正屋只见炕上坐着一位老人,我一眼就认出是大姨,他长得太像母亲了,我亲切的叫了一声大姨,大姨愣了,二哥忙给她介绍我,大姨哭了,可能见到我想起了母亲,我给大姨擦去眼泪,告诉她母亲很好,只是非常的想念她。姨家的哥哥备下酒菜,拿出家藏的美酒和我们共饮,道不尽的亲友情说不完的贴心话,虽说我不胜酒力,我还是把酒杯频频举起。和大姨道别,和家人挥手,答应他们来年再来探望。下午寒风习习,加之二十里山路的颠簸,腹内难受不禁,回到大表哥家,已是掌灯时分,哥嫂又叫来好友近邻,又隆重备好酒宴,我落座后只觉得胃内翻江倒海,实在坚持不住,即退席躺下,迷迷糊糊睡到半夜,呕吐不止,急忙跑到院外,院外好冷啊,我连续打了几个寒战,回到炕上难受的睡不着,小便一次接一次,实在不愿再去院外了,憋不住了也顾不上许多了,统统都撒进了火盆里,嗐、这一夜过的。一大早我就叫起哥嫂,告诉他们要回单位了,单位上两天见不到我,肯定着急。哥嫂们也就没有再挽留,哥哥在街上拦下一辆长途汽车,对我说坐火车回北京快点,长途汽车在一个叫虎什哈的小站停下,候车小厅建在半山腰,由于酒醉的缘故,浑身无力,我几乎是爬着台阶上山,火车是赤峰到北京的,下午三点由此路过,我准时登上返京的火车。火车像一条巨龙在半腰窜行,我无心欣赏塞外风光,闭目养神,车快到北京时,我便有了食欲,向列车员买了一袋烤鱼片,吃下几口后,顿感精神大增,随之火车也进站了,我急忙搭上公交在晚上十点多返回单位,同事们见我回来一个个目瞪口呆,都指责我出门也不说一声,单位领导说我在不回就报警了,结果第二天领导狠狠批评了我,给我记大过一次,扣当月奖金,不管怎么着,我总算圆了我的梦

网友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