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衡水桃城区郑家河沿镇路家庄村
本站网址:
416324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我的风采

摘自我的传记【风雨四十年】之风吹少年

发布时间:2018-03-31 14:46:17     阅读:77 举报
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,一种令我垂涎的食品悄然而至,那就是冰棍,二分一根,卖冰棍的骑着个破自行车,后架上绑上一个木箱子,喊上一嗓子,立即就招来一群和我一般高的孩子,围着卖冰棍,看啊看,仿佛看看那箱子就能解馋似的,二分钱对大多数孩子们来说也是一种期望。我也曾是那帮孩子的一员,也是只能望冰棍止凉而已,至今也不能忘第一次买冰棍情景,那天非常炎热,卖冰棍已在我们学校门口幺喊多时,放学了,孩子们背着各式的花书包,像小鸟一样散去,只是临走时,不忘让卖冰棍得等一会,我也飞奔的跑回家,还没进门就高声喊起来,娘,娘,有卖冰棍的,娘看了我一眼,从衣袋掏出了五分钱,递给我,快去买吧,我又飞似的向学校跑去,由于心急,害怕卖冰棍的离去,只顾的跑,跑,一不小心被一根大木头拌了一个大跟头,等我爬起来,把刚穿不久的条绒裤,挂了一个很大的口子,看了看裤子,我委屈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,还吃什么冰棍,回去吧,娘看见了还不打我,那条裤子是我家的三只大母鸡下了俩个月的鸡蛋才换来的,我泪流满面的向家走,冰棍没买成,好好的裤子却挂了一个大口子,我很怕,怕母亲的责骂,于是我回家后第一句话,就对娘说,娘你打我吧,你打我吧,我放声大哭着,趴在了外屋的土床上,娘听到我的喊叫后,从里屋急忙出来,扶起我用世间最具有母爱的声音,问怎麽了谁欺负你了快说啊,你急死我了我呜咽的说,我把裤子挂了一个大口子,娘你打我吧,娘听后笑了,嗐,我说怎么了,没什么,娘不打你,等会娘给你缝一缝就没事了。我孩子长大了。儿时的一件事,如今,回想起来还尤如在昨天。小学的时光,简短,可却满怀快乐秋假开始了,我们小学生酷似脱缰小马驹一样,东一个西一个或跟随父母下田,或东游西逛,个个欢欣不已,我也时常加入这个队伍,或者那个帮派,打土仗,捉鸟,抓知了,我还是最喜欢抓知了,夜晚黑黑的,在那个无电的年代,我们一群孩子去村内胶厂,见一些碎胶边,把它们绑在木棍上,做成一个个火把,到村外的大树下,然后一个个点燃,大有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之势,我们喊叫着,喊声笑过划破黑夜的寂静,那些傻傻的知了,仿佛看见了火光,就像看见了 美味一样,忘了生命的珍贵,一个个扑向我们手中的火把,等他们已有痛的感觉,为时已晚只只成了我们的战利品,不多时,我们的小袋子,大口瓶子都被装得满满的,手中还要拿上几只,这些蠢货或成了我家还有他家大母鸡的美食,或变成我们口中美食,也许现在的孩子们不能体会那种快乐,但是那种烤知了的香味,现在想起来还能口感残香,烤知了的过程,即好玩又能解一下馋,我们把捉来的知了,用一根根小木签串起来,点上一小堆柴火,慢慢的烤制,等到烤得焦黄时发起淡淡的香味时,我们几个小伙伴的口水也已都挂在下巴上,也不管什么烫不烫了哧哧哈哈把一只可怜虫吞进肚子里,我想如今的街边烧烤店,肯定是受了烤知了的启发吧。玩过乐过之后,还总是要干活的,早晨睁开眼睛,母亲和二姐已经下地挣工分去了,大哥已经到村卫生所给人看病去了,三姐,四姐也去村中碾坊内磨玉米去了,我掀开饭锅,锅内是全家人给留得一块玉米窝头还有一块蒸红薯,我匆忙吃下去,背着那和我一般高大筐拿起镰刀几乎是拖着那只筐,去找村中的小伙伴一起给我家的那只大花猪砍猪菜,母亲曾说过等到过年时卖了大花猪,领我到县城去玩,在给我买一只好看的铅笔盒,为了这我必须每天给那只大花猪砍上一筐它爱吃的青青菜,我和我的小伙伴一起拖这筐,从西堤到东堤又从南地到北地,砍啊砍,砍啊砍,头上的蝴蝶为我们飞舞,地上的野花为我们喝彩,晴朗的天空,暖洋洋的太阳照在我们窄瘦的脊背上,滴滴汗水也i同时打在了那一双双清弱的小手上,累了我们就趴在草甸子上,眯上眼像一只小兔一样,傻傻的逗及了。伙伴问我;你大了干什么啊,我不加思索的讲,我为好多好多的大花猪,卖了钱给我母亲买好多好多的好吃的,不让我娘在吃窝窝头,我还要给我姐姐和哥哥买好多好看的衣服,说完我便有一种很得意的样子,伙伴又问我,哎、你大了娶媳妇吗,不娶、我讲我要和全家人一起过才好呢。晌午了我们卖力的拖着那猪菜的大筐,向家一步一步挪动,现在想起来那筐菜可能比我的体重还要沉。到家了终于到家了,我抓起一把菜扔给大花猪,喊了一声、给你给你爱吃的,快吃快长大长肥,卖了你我就有新铅笔盒了,大花猪好像不服气,哼了几声吃了起来。三姐回家了,高兴告诉我今晚带我去看电影,我兴奋地跳起来,看电影是我童年及少年时期多么兴奋的事情啊;无论十里八乡只要有村放电影;我姐姐总会带我去,走累了总会背起我,如果去晚了人多看不见,姐姐总会抱起我或扛我在肩让我瞧个够,可她却不知电影的内容只能闻声而乐了,想起这些年已不惑得我总会泪含眼眶,那身后的姐弟情是岁月不能抹淡的。我等啊等盼啊盼,天还没有黑我就叫喊着,央求着姐姐快点走,姐总是不厌其烦的笑笑说、没事的,要是没地了姐姐也i让你看上电影的,我队娘说、娘你也i去看吧,娘总是摇摇头讲,我不去我还要给你们做鞋呢,在说那电影我见过了;我知道娘何尝不想去看,只是那些干不完的家务,一件件拖着她不能得闲,记忆中的母亲除本村放电影时看上一眼,从来就没有去别村看过,只是等我看完回家后向她描述一下就知足了。我和三姐来到邻村放电影的地方,人已经很多了银幕也已经挂起来了,孩子和大人们窦唯在放映机前瞅着议论着,对那小小机器充满了神秘感,希望着总也看不明白,那里面怎么会有那摩多的人和事。开演了喧闹人即刻鸦雀无声,那一夜放的是苏联电影【列宁在1918】剧情早已淡忘,可那一夜情况总浮眼前,我坐在姐的腿上看着看着睡着了,姐姐脱下她的棉衣盖在我的身上,令我温暖忘冷,可姐姐却在瑟瑟秋风中颤抖不已,忘不了,总也忘不了那浓浓的亲情。中秋节到了,大街上个别孩子手上拿着一种食品,圆圆的,上面还刻着各种图案看着他们一小口一小口的舔食者,我咽了咽口水,猜想那小圆饼肯定非常好吃,后来母亲告诉我那叫月饼,我说我很想吃一块,娘说你去买吧,给你俩毛钱,一两粮票,可是我不敢去,只因那时的商店远在离我们二里地的邻村,那时不叫商店,叫做供销社,每个人名公社才有一个,可是那令人解馋的食品还是令我鼓起勇气,接过娘给我的钱和粮票向邻村走去,去供销社要经过很长的一段田间小路,还有一口很大的土井,说实话,要不是月饼诱惑我才不去呢,等到邻村我还要走过一条狭长的巷子,巷子头一家还有一条恶犬瞪着面红的双眼,仿佛随时吞掉我,我提心掉胆的终于历尽千般困难来到了供销社,来到那木制的柜台下怯怯说了一声,买月饼,一个中年女售货员问,买几个啊,小伙子,我说买一个,那售货员便用黑色食品纸包了一个月饼,送到我的手中,我把那已经握的有些潮湿的两角钱还有那一两娘票递给那人,转身飞似的跑回家中,高兴的描述了供销社的一切,拿出那块月饼递给娘,娘只是放在鼻前闻了闻,说快吃吧,我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,哈,真好吃甜甜的,香香的,那是我第一次吃那么好吃的东西,也是我第一次自己去供销社独自买东西,日后母亲又给了我两角钱和粮票,我又从复着同样的路程买回同样的月饼,每一次买回后母亲总是高兴的抚摩着我的头,嘴角挂着一丝满意的微笑,到后来,我才知道娘的用心良苦,那是在练我的胆识,母亲的用心和那朴实的做法一直深深影响着我,母爱,世间没有任何一种爱能比拟的爱。

网友评论: